跳至主要内容

韩勇,被查!

“韩勇,被查!”板前烧鸟店里,一位男子突然大喊。

“什么?”旁边的人问。

“我在读公众号的标题。”

“人民日报?”

“你怎么知道?”

“你把感叹号的语气读出来了。读得真不错。”

“他们老爱在标题里加感叹号。”男子吃了一个提灯。

“但是韩勇是谁呢?”

“又一个贪官呗,我没点进去。懒得看了。”

“我知道,今天公审了一个,贪了5.55个亿。”

“多少年贪了这么多?”

“我看看。”

“不用看,算他工作的每一年都贪,40年工龄,一年也得一千多万。”

“查到了,用了14年,不过这人不是韩勇,叫王大伟。”

“反正这方面不缺人才。”

旁边的人打开手机上的计算器:“5.55亿除以14,一年4000万。”

“所以,你说这儿这些人都在瞎忙活什么呢?”男子环顾了一下店内,“我刚听那边那两位说什么P7P8什么的,顶天了也就年薪百万,再看看人家,职业生涯平均年薪千万。奔高薪去,方向都选错了。”

“但是谁也没许给他年薪千万,这不是逮起来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想发财的,就别想当干部;当了干部,就别想发财。”

“这话没错,需要的是不贪财的干部。可是人们为了贪财,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包括假装不贪财。不就是虚伪吗?只要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当一辈子伪君子你不乐意吗?大家抢着当。”

“纪委可是对干部进行监督教育呢。”

“你就把它当一个游戏,躲子弹的游戏。”男子用筷子扒拉着秋刀鱼,“躲子弹的技巧越高,得到的金币就越多,还有可能通关。”

“这倒是个新角度,我一直以为这个机制是要选出那些乐于奉献的人。”

“那是最容易躲的一发子弹,入党或入职之初,躲过这颗子弹,游戏才能开始。”

旁边的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个机制是要选那些虚伪的人。越虚伪的人越能见到大boss,等等…大 boss…”

“别说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男子举起啤酒杯,“不能细想了,细想有罪。”

旁边的人若有所思,“您是广东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一位精致利己主义者的逃亡

根据解放日报”的公众号上观新闻报道: 26岁的叶婷被控与贝尔维尤区一起致命车祸有关。检察官指控,9月30日(周六)凌晨,叶婷驾驶一辆2020保时捷在112大道东北段驶向520号公路时,汽车失控。 事故发生在凌晨3点45分左右,指控文件称,出事时车速约每小时100英里。直到大约45分钟后,路过的人注意到了这辆撞毁的保时捷,叫了急救人员到现场。两名乘客被从严重受损的车辆中救出,副驾驶座上的男性乘客被当场宣布死亡,叶婷轻伤被送去了Harborview医疗中心。 叶婷于10月6日出院,而警方并不知道。“医院工作人员没有通知我们。我以为,由于她的伤势,她不会很快出院,所以我们认为她会在医院呆一段时间。” 警方称,三天后,她让一位熟人开车送她去加拿大的温哥华,在那里她坐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泰勒说,检察官于10月9日提起诉讼,保释金为200万美元,并要求她交出护照,未经法院许可不得离开华盛顿州。这时警方才发现她已经不在医院。 这简直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美国警方只是觉得她受伤需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才没有及时发出逮捕令,就被她钻了这个空子。 她在滥用“中美之间无引渡协议”这个规则。真不愧是一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可能会落空。中美之间无引渡协议,并不代表不会引渡,如果双方达成一致,仍然会将红色通缉人员交给对方,2015年,潜逃美国14年的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杨进军就被美国强制遣返回中国。而叶婷已经是美国的红色通缉人员。 同时,按照属人原则,中国公民无论在何处触犯我国法律,我国司法机关都对其有管辖权,很多时候不管,确实是因为人在异地执法不便。不过叶婷在国内,不存在这方面的障碍。所以相比送回美国,这种情况更有可能发生。 事发已经有一个月,叶婷逃回国内也已经有一二十天了,受害者的家属应该已经在国内报警,静候接下来的新闻报道吧。

互联网时代的图书副本

副本这个词日常不大多用,就是英文copy的翻译,copyright是版权,如果直译的话,就是(获得)副本的权利。 买一本书,其实就是买了作者所创作内容的一个副本,音乐或者其他内容也是类似的道理。 之前北京周边大雨,涿州的一些图书仓库受灾,大量图书被泡水,损失惨重。在众人为图书行业哭号之时,和菜头写了一篇有些不合时宜的文章,叫作“ 图书拐个弯 ”: 洪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它证明了只要有实体的仓库存在,无论这个仓库是在河北,在天津,在深圳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它就是个成本,而且会遭到水火的侵害。图书业的产业链条也实在是太长了,为了它的运转,需要养一帮编辑,一帮发行和市场人员,还需要印刷厂和库房,现在还需要更多线上运营和推广人员。 这番话,图书行业的从业人员看了肯定不舒服。除了少数以装帧或是图片取胜的书籍以外,看书,看的是内容,以前这些内容必须附着在竹简上、布帛上,如今附着在纸张上,但这些实体的东西在数字时代都已不再需要,从体验上来说,从纸张切换到电子阅读可能会让人有些不习惯,不过这应该只是暂时的,未来直接接触电子阅读的人们不会再有这个困扰。 所以和菜头说,所谓图书行业,就是想尽办法把纸卖出高溢价。而这并不合理。 根据我的经验,绝大多数的书不值得保存副本,也就不值得为它而砍树毁坏环境,更不值得让它占据价值不菲的房屋内的空间。 之所以图书行业仍然存在,是因为它目前以一种资本主义的方式给创作者提供了回报,作为内容创作者,可以一次性地得到一万个副本的复制费,也就是版税,虽然大多数的书根本毫无必要制作如此多的副本。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当然,这种疯狂制作副本的方式也使得一些经典的作品得以保存,可是,经典的作品少之又少,为了那些每年可能才出现一两本的作品而每年生产这么多高溢价的纸,仍然是一种浪费。 电子时代,内容的保存可能没有纸书那么方便,现在想要查找十年或是二十年前互联网上的内容可谓难之又难,仅以这个时间维度来看,图书完胜,十年或是二十年前的图书很可能现在还在流通,或者可以在图书馆查阅。对于有必要留存的电子内容来说,也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将它们保管下来,以留给后世的历史学家们去研究。不过我想,方法总归多种多样,按需把它们印成书是种方法,以数字的方式长期储存(U盘之类)也是种方法。 总之,如果内容不错,作为创作者应该不必担心,读者们自会保存其副本

读客书名特色举例——以比尔·布莱森游记作品为例

英文书名:Notes from a small island 上海译文书名:“小不列颠”札记——英国环岛告别之旅 读客书名:全民自黑的英国——其实是一本全面的英国文化观察笔记 英文书名:Neither Here nor There: Travels in Europe 上海译文书名:东西莫辨逛欧洲 读客书名:全民疯狂的欧洲 英文书名:In a Sunburned Country 上海译文书名:走遍“烤焦国”——环游澳大利亚 读客书名:全民发呆的澳洲——其实是一本全面的澳大利亚文化观察笔记 英文书名:I am a Stranger Here Myself 上海译文书名:人在故乡为异客——二十年后返乡手记 读客书名:全民蠢萌的美国——其实是一本美国人日常生活观察笔记 英文书名:The Lost Continent:Travels in Small Town America 上海译文书名:失落的大陆——美国小城之旅 读客书名:全民寂寞的美国——其实是一本美国平凡小镇生活观察笔记